用戶注冊 |  用戶登陸 |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 頁 >> 兩岸四地 >> 正文
北大教師致副校長的一封公開信
時間:2018-02-09  來源:admin  
俞允強桂子先導
 
物理學院教學副院長,并呈主管北大教學的副校長:
這次電動力學考試的125份考卷中,若按常規評定,不及格的占到近30%。比學校學生守則中的規定高出兩倍半以上。為避免對教學秩序產生過大沖擊,最后定了23份不及格。作為多年的教師我自然知道,要把這矛盾完全掩蓋起來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是我認真地想了,覺得還是把矛盾暴露出來為好,因為它不是偶然的個例。
我已有43年教齡。在近10來年的教學中,我每年都在閱卷后為看到學生學到的東西之少而深感沮喪。我覺得我作為教師的努力在白費。盡管多數同學在教學評估中常對這門課的講授表示很大的肯定,而它在我心中引不起一點欣慰感,我教的是物理系大三學生的基礎理論課。這半年正值TOEFL和GRE考試。大量同學的主要精力完全不在正課學習上。前幾年我數過,估計總有10%的學生經常不來聽課(今年學生太多,我無法數)。這樣,大面積不及格隨時都可能出現,因此今年的局面全然不使我感到意外。
從這次考試看,學生最終對電動力學掌握情況之糟很驚人。這里不宜討論細節。但是只看象第一道這樣 elementary的題目(考題紙附上)就很觸目驚心。全題16分,125人的平均得分僅為9分左右。在學完電動力學后,對于線性介質中的Maxwell方程對磁鐵不適用這樣的常識竟有近一半人不知道。這局面實在足以讓老師吐血!
我從教學經歷感到,局面是從90年代初起逐漸惡化的。因此在前面已講過,今天的事決不是“偶然的個 例”。我感覺至少有十年了,學生的學習效果在“穩步地”下降。我想明白地說,這矛盾要遮掩很容易,而要捅開它正視它則很難。象我這樣經歷長而且已背上不少好名聲的教師在捅這矛盾時也仍因方方面面的原因而十分猶豫。但是這次我決心以經歷和名聲為“資本”,來作此一搏。若由此能引起學校領導的重視,我將把它看作退休前我對工作了40余年的物理系的最后貢獻。
至于為什么今年暴露得特別尖銳,我也不甚明其所以然。上面講到的考出國未必一定是最主要的原因。為此請你們先研究一下:一,我的教學是否有重大缺陷,二,考題是否過難或過偏。這兩方面發現問題請直告我。如若沒有重大問題,那么該認真研究了:背后深刻的毛病出在哪兒?
現在學校的目標是要提高為世界一流。學生學習狀況的穩步下降與學校水平上升為一流是格格不入的事。難道我們會“下滑”成世界一流嗎?這才是我耿耿于懷的問題。它多少使我聯想起半個世紀前的“大躍進”。事后認識到浮夸再重新納入正道化了20年。我們國家已經經不起再一個20年的時間損失了!
我將把這封信公開到網上去。它反映的是一個普通的老師對物理系的現狀的憂慮,且多半不是“杞人無事憂天傾”。公開出去可以讓同學也知道老師在想什么,也來參與討論。我也想知道同學對此怎么想。沒有同學對問題的思考和理解,離開同學方面的自覺配合,恐怕干部和老師的任何招數都難以起顯效的。
電動力學主講教師 俞允強
文章來源:經管之家
 




360彩票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