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注冊 |  用戶登陸 |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 頁 >> 國際教科 >> 正文
哈佛大學中國負責人:為什么中國學生國際表現平庸?
時間:2018-02-09  來源:admin  
清華大學百年薪火相傳的精神通過《無問西東》更為眾人所知曉。我有幸在清華附中度過兩年的高中生活,也為母校而驕傲。離開商界、投身教育之后,也希望為母校做些貢獻。
前不久,我參與了清華學堂一個班的冬令營選拔,讓我思緒萬千。來的高三學生是全國各地的佼佼者,至少有省級數理化比賽一等獎,代表了高考體系內接近最高水平的學生。
這些同學里有個別全面發展的好學生,也有深鉆物理的尖子生。一名同學顯示出對物理發自內心的好奇,靠自學讀完了大學入門物理課程,讓我們眼睛為之一亮。
大多數是有實力但對未來比較迷茫的同學。更令人難過的是,還有個別明顯身心受到傷害的同學。
 
他們的獎項來之不易,但大多數看似是被推上去甚至是逼上去比賽的。他們從中或許得到了一絲喜悅,但他們表達更多的是遺憾和失落 ——沒有進入省隊或全國比賽,無緣金牌。
他們有很高的天分和學習能力,但是他們基本不清楚來讀理工科是為了什么。我們的應試教育讓同學們付出的太多,而最應該擁有的興趣、激情、思考卻又明顯缺失。
在同一個周末里,我也見到了幾位申請哈佛本科的高三學生,他們的陽光、享受、激情和成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一位對物理感興趣的同學寫了一本關于量子力學的發展史。從科學史的角度,該同學寫的書是嚴謹的,并且思考了很多量子力學發展史中的重要哲學問題。
 
寫到這里,或許讀者心中給這位同學勾勒了一幅少年老成,眼鏡厚重的畫像。其實這本書跟作者一樣有趣,個人色彩和歷史八卦穿插其中,在字里行間顯現出這位女孩子對物理的熱愛。
其他申請哈佛的同學愛好不限于理科。他們滿懷激情,享受學習,熱愛生活,雖剛成年,可對自己的人生已有比較成熟的思考和把握。他們和我過去十年里面試的哈佛本科申請學生一樣,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并且都有獨特的取向。
近年被哈佛錄取的學生中有熱情奔放的音樂劇導演,初出茅廬的語言學專家、胸懷天下的環境政策研究者,不一而同。他們把時間和經歷投入自己最感興趣的領域,取得了超越他們年齡的成就。
 
同為頂尖學生,這兩個群體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不同?其實,我們從最基礎的物理定律就可以找到答案。物理學教給我們熱力學第一定律就是“能量守恒”。一個系統內的能量就那么多,形式可轉換,但能量不能自生也不能自滅。
把它放在教育領域,把精力看成能量,那就是說學生的精力可以用于做不同的事情,但其總量不變。如果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應試和比賽上,那就沒有精力干別的事情。
學生的興趣本該是多種多樣的,但我們的應試教育把學生的時間都推到考試上去了,原本興趣多元的學生們被同質化了。道理其實就這么簡單。
熱力學第二定律說:在自然過程中,一個孤立系統的熵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無序和混沌才是長期的趨勢。如果把人們取向的多元性看成是熵,那么由于人的長期發展是非常多元的,一個群體里人的多元性也會趨于最大化。
我們的應試教育體系強制同學們趨同,這不僅違反自然規律,而且從長期來看更是貽害深遠。在應試體系里,中國學生貌似整體水平高于國外的同齡人,可恰恰是在高度趨同卻沒有多元的高位平庸之中我們失去了獨辟蹊徑的創新精神。
我認真的反思了我在初中和高中時代的經歷。直到高二,我接受的都是體制內的教育,小學和中學都是在非常普通的學校上的。80年代里,學生的時光是相對松散的。

我初二初三時開始對天文學發燒,正碰上百年不遇的天文大年,先是1986年哈雷彗星到訪,然后是1987A超新星爆發,還有1987年日環食。我那兩年看了幾乎所有我能找到的天文書刊,從《天文愛好者》雜志到《大百科全書Ÿ天文卷》到美國大學天文學教程。
初三第二學期我幾乎每周去北京天文館和海淀區少年宮聽課和參加活動。高一到了清華附中我也沒安心讀書,9月1號開學,下旬我就帶隊去河南安陽觀測9月23號的日環食了。
那段時間我非常幸福,也是我對天文從興趣到激情到鉆研的過渡,奠定了我后來本科去哈佛讀天體物理的基礎。這個幸福的根源來自家庭和學校。
我的父母除了知道我晚上出去用自制的望遠鏡去看星星,對我研究的彗星、太陽、超新星等方面的課題基本不了解。但是,他們給我訂了《天文愛好者》雜志,給我買了幾乎所有我想看的相關書籍。父母沒有特別鼓勵我,大概在我對天文癡迷發燒的時候也不能再鼓勵了,但是他們是真心支持我的,這是真愛。
學校的作用也非常巨大。清華附中在80年代已有相當專業的望遠鏡給學生使用。老師除了把望遠鏡交給我管理,更重要的是完全無私的支持我的探索。離開附中30年后,我在清華附中百年校慶上碰到了我上學時的書記馮慶延老師。
我剛開始自我介紹,80多歲的馮書記就笑著對我說:“我記得你。你當時鉆研天文,給附中的課外活動創造了一個很好的開端。” 我當時真的非常感動。
今天,我雖然不再從事天體物理的研究,但我依然跟蹤領域里的主要動向。去年我帶全家去美國觀測日全食,又感到了我高中時代的那種激情。
回想我的天文之路,我想起了另一個物理理論,布朗運動 。你在一碟水面上撒上一些細小的花粉,你會看到這些花粉在周圍水分子的碰撞下沿著曲折和隨機的路線行進。
 

我們自身的成長和取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我們在不同的思想和路人的碰撞中行進,碰撞出現火花,火花燃燒成激情,從激情中找到動力,讓動力助推夢想。
“輸在起跑線上”是個偽命題。長期的成功和幸福從來就不是不同選手順著標準的400米賽道有序奔跑的過程。我們更像是那個在水面上的花粉,被不斷碰撞,曲折前行。每時每刻我們都有眾多的選擇需要自己決定,積累下來,我們選擇的人生路徑接近無限可能性。
我認為家長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拓展小朋友的視野,帶他們去看不同地域和領域的東西,讓他們在不斷的思想碰撞中碰出一些火花,然后煽風點火,希望這些火花能燃燒成激情。在無窮多岔路的人生路徑上,家長要做的不是規劃,而是后勤,就是提供支持和保障,給些建議和討論,但路最終是孩子們走出來的。
對于在體制內學習并將參加高考的同學和他們的家長而言,有什么辦法能夠緩解他們的壓力和付出嗎?答案肯定是有,但需要學生、家長、學校共同做出努力。
在學生層面
請同學們不斷思考,尋找最好奇的領域和課題,找時間去了解、鉆研、追夢。
在這個過程中,同學們不僅要平衡好在學習和興趣上的時間分配,也要做家長和老師的工作,爭取時間和空間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在家長層面
請家長幫助同學們拓展視野,帶他們去多看看,多轉轉,多想想。請給予找到興趣點的同學們支持,讓興趣轉為激情,讓激情轉為動力,讓動力助推夢想。
在應試教育的游戲規則里,大多數同學很難成為最終的勝者,但也不要成為別人家孩子成功的代價。雖然國內的本科錄取還做不到脫離高考自主招生,但是讓孩子們在求學過程中追夢會給他們真正的幸福,在大學階段會更有方向,未來人生的路上也會更加篤定。
在學校層面
我理解學校面臨的各種限制和挑戰,但請給予同學們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幫助他們找到興趣點,支持他們發展特長。同時,也請學校不要過多的讓同學們為學校爭光,去比賽、拿獎。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同學們去思考,去追夢,讓同學們在腳踏實地的同時也能仰望星空。
 

2011年,我和世界聯合學院(UWC)的校友一起籌建常熟UWC,自此接觸到越來越多申請和被錄取的優秀中學生。他們和哈佛申請學生很大的共同點就是對興趣愛好的執著追求和對未來的深度思考。我很驚訝能和UWC的高中學生探討宇宙論、教育理念、世界和平這些復雜的問題,他們所展現的好奇、成熟、向上和愛心讓我非常欣慰,從而對未來充滿信心。
在常熟UWC,我們想做的是給同學們畫板、畫筆和顏料,讓他們繪制把個人特質和才華發揮到極致的作品。這一幅幅各具特色的畫面正是領先大學想找的優秀學生。也正是因此,這兩年常熟UWC有越來越多的同學被哈耶普等名校錄取。
這三十年,我從離開中國到回到中國,從接受教育到從事教育,深刻體會到中國有潛力的學生非常多,而這些優秀學生大多數沒能在學習階段釋放出他們的潛力,沒能真正追求他們的夢想。我從事教育工作就是要尋找有潛力的優秀學生,把學校作為釋放他們能量和才華的舞臺,鼓勵他們追尋夢想,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360彩票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