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注冊 |  用戶登陸 |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 頁 >> 兩岸四地 >> 正文
學生舉報學校違規補課遭勸退:我愿意做一只出頭鳥
時間:2017-10-10  來源:admin  

 
教科研網三思:
我們憑什么教學生?我們憑什么做教育?
以前,中國教育科研網(簡稱為教科網)一直強調:憑科學文化!因為我們掌握了數學、物理、化學等科學文化知識,所以我們能夠做數學、物理、化學等學科教師;因為科學文化在引領著世界的發展,學生要融入這個世界生存、發展,因此現代學校憑藉科學文化能夠對學生開展教育。
現在我們看了這個“補課收費”舉報事件之后,我們想說:學校如果沒了正義,還怎么做教育!
沒了正義,沒了對真理的追求,還有科學嗎?剩下的恐怕就是歪理邪說了。
沒了正義,沒了基本的道德準則,還需要舉辦學校嗎?恐怕還不如讓學生放羊,愛怎么玩怎么玩。
在這一事件中,學校勸退的不是舉報人劉文展,而是正義!
在素質教育縱深推進的背景下,國家特別強調發展學生的核心素養。核心素養除了科學文化,還有責任擔當!這個責任擔當的核心應該就是“正義”!
能把“正義”勸退的教師、校長、學校,還有教育主管部門,這些元素主導著中國的教育,我們的教育能教成什么樣子,我們的課改能改成什么樣子?
農村學校現在確實面臨許多問題,生源、師資、硬件等都在嚴重制約著農村學校的發展,甚至是阻遏農村學校迅速萎縮。昨天有個課題小組公布數據,農村孩子高中上學率36%,在很多城市提出普及高中教育的當下,這樣的數據不能不引發社會的關注。農村學校采用收費補課的辦法來提高農村孩子升學率,在內地很多地方已經是潛規則或者是不爭的事實;如果我們的教育部門為了一個舉報硬要掩蓋這個事實,已經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還需要在社會公眾面前翻版皇帝的新裝嗎?
問題是這種收費補課的方式,是不是真正能夠提高農村孩子的升學率,是不是能夠真正促進農村孩子的發展?這值得我們教育工作者和教育主管部門三思。
借此,我們向舉報者劉文展同學傳個話,憑著你的正義,根本不用擔心上學的問題,因為我們這個社會,我們的公眾會毫無理由地力挺“正義”。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也能夠根據你的情況,為你設計一條求學的路;我們也會資助你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我們也希望更多社會公眾能夠給予劉文展同學點贊。
 
 
[摘要]自今年3月開始,江西贛州某中學學生接連給多部門寫信舉報學校違規補課收費,被校方多次“談話”。本學期開學前,班主任以學校名義給其母親發來一條微信:請劉文展換一個學校。校方隨后回應,此舉系班主任個人行為,并稱已多次上門勸其返校,但劉文展拒絕返回學校繼續上課。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學校解聘。
 
劉文展的媽媽收到班主任的勸退通知
 
劉文展對學校的舉報
 
教育局對劉文展舉報內容的回復
自今年3月7日開始,江西贛州于都實驗中學學生劉文展接連給多部門寫信舉報學校違規補課收費,被校方多次“談話”。本學期開學前,班主任以學校名義給其母親發來一條微信:請劉文展換一個學校。校方隨后回應,此舉系班主任個人行為,并稱已多次上門勸其返校,但劉文展拒絕返回學校繼續上課。據悉,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學校解聘。
學生舉報學校違規補課遭勸退
于都實驗中學是于都縣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辦學校。今年3月7日,該校學生劉文展在一封發至信訪部門的舉報信中提到,學校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費性質補課行為。他也曾于高一上學期及高一下學期初在其他網絡渠道舉報,但時隔半年,學校還在補課。
沒想到幾天后,班主任就找到了他,并暗示學校被舉報了,此事是否與他有關。劉文展很生氣,認為有人泄露了他的個人信息,于是又寫下第二封舉報信:投訴學校違規補課以及出賣舉報人信息。劉文展同時也舉報了于都縣教育局,他認為自己的信息泄露與縣教育局有關,并且舉報縣教育局“放縱于都實驗中學的違規補課及收費”等行為。
9月20日,于都縣委宣傳部副部長陳桂華在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于都實驗中學組織周末補課問題“基本屬實”。
北京青年報記者查詢到,一份3月16日發布的《關于反映實驗中學違規補課及收費等信訪事項的答復意見書》顯示,于都縣教育局調查核實認為,于都實驗中學組織周末補課問題“基本屬實”,但收取補課費“與事實不符”。
對于這樣的結果,劉文展稱他“不滿意”。他保持著幾乎每周一次的舉報頻率,舉報行為有線上的也有線下的。
本學期開學前,劉文展的母親收到了一條來自班主任的微信,微信的內容是“接到學校通知下學期不接受劉文展的報名,請換一個學校”。截至目前,本應讀高二的劉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勸退劉文展的班主任被解聘
劉文展是在2016年9月以580分的中考成績(滿分780)考進于都實驗中學的。又因成績排名年級第20位,成為學校“免費生”,他不需要繳納高中的學費和資料費,包括被劉文展舉報的“補課費”,其實他都不需要交。
當地教育局綜治辦肖主任向北青報記者表示,劉文展的父親常年在外打工,他與其母親和爺爺住在一起。勸退一事發生后,劉文展經常不在家,在酒店打臨工的母親因為早出晚歸疏于看管,不知道劉文展在外面都干些什么。
9月19日,于都縣教育局及實驗中學派人到劉文展家中。劉文展告訴北青報記者:“當時,校長說勸退我是班主任擅自決定的,他代表班主任向我道歉。”
針對班主任勸退一事,肖主任告訴北青報記者,勸退事件發生之后,校方就曾對涉事班主任做出了口頭批評。但鑒于事件發酵產生了嚴重的社會影響,當地教育局已于日前敦促校方對此事重新進行處理。“從教育局監察室發布的文件來看,學校已解聘涉事班主任。”肖主任表示,校方解聘的理由是,該教師在未獲得校方授權下,擅自冒用學校名義發布信息。
肖主任否認“教育局泄露劉文展個人信息”的指控,至于為何學校和當地教育部門一直沒有回應劉文展的舉報,肖主任表示是“為了避免讓孩子陷入輿論漩渦”。
對話
劉文展:做得不對的我就會說
北青報:你是“全免生”,補課收費不收你的錢,你為什么這么執著去舉報呢?
劉文展:我們這個縣是貧困縣,補課費相對于我們這里的孩子來說算一大筆錢。平時經濟壓力就很大了,很多同學因為交不起學費、補課費就輟學了。我也是農村出來的,能感同身受。
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舉報,我初二的時候就舉報過數學老師在外開補習班。高一下學期自學了信訪制度之后,我就知道了渠道,就往信訪部門投訴了。
北青報:你舉報的補課和收費是什么形式進行的?
劉文展:我們高一、高二是每周上課六天半,休息半天,一個學期400塊錢吧。從未給學生開過發票,就是老師把名單上交了費的打鉤。每到臨近期末,學校以“定位費”名義,向每個學生收取1000元,其中600元為“定位費”,400元為周末的補課費。
北青報:你愿意對你舉報的內容負責嗎?
劉文展:之前我已經仔細閱讀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信訪條例》,如有半點捏造,愿意承擔法律責任。學校違規補課和收費情況,學生和家長有目共睹。
北青報:你身邊有同學說過要和你一起舉報嗎?
劉文展:沒有。他們親眼目睹了我的經歷,他們肯定有顧慮,會害怕。不過如果有人要舉報,我會教他怎么做。
北青報:你怎么看待你被勸退這件事?
劉文展:我的班主任、年級組長以及校長不斷通過面談和打電話的方式騷擾、威脅我和我媽。他們說,不停止舉報就追回所免學費,責令我強制休學。開學了,班主任說,學校不接受我的報名,要勸退我。學校還認為我是青春期叛逆期,心理有問題。我覺得我很理智,做事前有思考。
北青報:學校現在要你回去上課,你不回去。不繼續上學你爸媽同意嗎?
劉文展:不需要他們的同意。我不和他們交流,他們站在錯誤的立場上,站在我的對立面,我和他們說沒有意義。還有人建議我轉學,可是我暫時不想繼續上學了。
北青報:很多網友評論你很有正義感。
劉文展:我不覺得我是一個怎樣有正義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頭鳥,讓這個世界多一點光。我就是喜歡管閑事,做得不對的我就會說。街上小吃夜宵店把垃圾倒在小河里污染,不利于旅游業的發展,我也舉報過。
北青報:那你認為通過這些途徑可以帶來改變嗎?我看到也有不少人說你幼稚。
劉文展:我覺得可以改變,如果所有人都選擇將就,那這個世界就永遠只能是湊合。難道視而不見才不算幼稚嗎?
本組文/見習記者 曹慧茹 熊穎琪
 




360彩票网-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