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注冊 |  用戶登陸 |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 頁 >> 職稱綜合 >> 正文
和張鳴老——職稱和尊嚴能同行嗎
時間:2017-03-18  來源:虹野  
 近日看到了人民大學張鳴老師寫的《退休之際的廢話》,談及到他18年來教授4級(最低級)一直沒有申報升級,之所以如此,是張鳴教授認為教授評級是惡政,文章出來,被網友熱捧。當然也有人認為張鳴教授是“裝”,張鳴教授又寫了《“裝”的感言》,談及到評聘職稱、追求名利,高校教師赤膊上陣,哪里還有空“裝”。
  
  其實本人倒是不理解“裝”在之類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能評不評的“裝逼”?還是“假裝”職稱惡政受害者自怨自艾?這里的“裝”是“裝逼”還是“假裝”就不再深究了,無論是哪個意思都無法掩蓋職稱制度對教師們的影響。
  在高校,無論你想干什么,都需要有相應的身份地位,比如說是處長或者是教授,處長們大都是學校領導研究好人選,而后任命。而教授們則不然,沒有誰研究你是否能為教授,想當教授,先完成學校規定的條條框框,當然很多條條框框是“教授”都可能無法完成的,然后“畢恭畢敬”的把材料準備好,經得起職稱評定部門的辦事員們“對號入座”之后,然后再有領導們的“指標”控制之后再擇優“聘任”。
  
  在這一系列動作之前,教師們一定要精心研究學校評聘職稱的文件,據說有一本小冊子那么厚,少則幾十頁,多則數百頁,如果不小心干了不該干的事情或者那些事情沒干好,都有可能無法晉升職稱。我們沒有見過哪個行業的崗位競聘或者聘任有那么多要求,也沒有見過哪個行業“晉升”之際需要準備那么多的申報材料。
  教授、講師作為職務崗位,如處長們一般,愿意聘任就聘任,聘任后完成教授職責即可。而當今教授們則更多是先低下頭,在職稱晉升道路上服從學校領導的種種要求,而后獲取教授“職稱”,拿到教授的待遇但是卻可以不干教授的工作。
  教授評級也好,教師晉升職稱也罷,無外乎就是讓老師們丟棄尊嚴,按照隨時可以修改的職稱評定辦法來做事而已,當然丟棄尊嚴的價值就是獲取不勞而獲或者少勞多得的教授職稱以及依據職稱設置的種種特權。
  張鳴老師礙于尊嚴不參與教授評級,被人理解為“裝”,可是當丟掉尊嚴去搶“教授職稱”附加的“名利”就是教師的“真實面目”了?這里我相信張鳴老師不是“裝”,畢竟正教授四級對于很多教師來說已經是終身追求的目標了,沒有必要為二級和四級那點的差異去“裝”什么了。只是在職稱申報和晉升的這條路上,絕大部分老師都會經歷到“同室操戈”、斯文掃地的遭遇,都會被“日新月異”的評聘要求“戲耍”著。當你氣憤評聘制度不公的時候,你就“著道了”,已經喪失了學術研究的自主性,已經在“犬儒”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360彩票网-购买